Currently browsing

Page 4

历久弥新

看着时间有点晚了,想了想,还是准备写篇博客。一是为了弥补长久以来的欠缺,二就是简单记录些情况。

年后已经上了一周的班了。从年前放假到过完年回到北京,时间一溜烟地继续快跑。新的一年就这样开始了。

偶尔,昏坐在拥挤的地铁上,会想一想,什么是生活。站在天桥上,看路灯下的车水马龙,恍惚间,就突然忘了身在何处,去往何方。真有希望时间停止、人生停歇的感慨。

每一天,当打开自己的这个博客,看着往昔的文字,一遍又一遍,有些舍不得的岁月。

包括过年时间在内,来北京已经两个月了。不知不觉,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了。算一算离毕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。毕业论文还是没有零星的眉目与规划。或许论文就是形成在时间的不断流逝中吧。

2011年是农历辛卯年,属相为兔年,也是恰逢本命年。按照习俗,穿了一年的红内裤,用了一年的红腰带。当2012年农历壬辰年到来时,突然发现犯太岁。

想一想,2011年无病无灾,众好诸安。既然都已经过来了,祝愿在2012年的日子里,一切顺利,充实而富有收获。

2012,诸好众安

时间真快。

还记得,自己曾坐在电脑前,分别写下过2009年、2010年、2011年的告别与祈盼。不知不觉间,恍惚惚,人生已经走到了这里。

过去,曾经想过的,曾经没有想到的,在今天,都慢慢地遗忘与呈现,不禁地想:时光荏苒、人是人非。

2011年是我的本命年,当我以为自己还很年轻的时候,走出校园,看看身边青春朝气的90后,却只能无声地感慨:青春不再。

回头看一下过去写的,如2008年底的《2009,我的经历与成长,2009年的学习生活》,2009年底的《别离09-回忆点滴-致谢我个人博客的朋友们》、《农历新年来临-告别2009展望2010-希望来年我们不杯具》,2010年底的《一年又一年》,2011年年中的《变与不变:2011年已悄然过半》,只能说:年龄在增加、经历在丰富、认识在变化、人生在成长。

回忆下即将结束的2011年,很是欣慰。在这一年中,基本实现了自己的目标。

例如,年初,我计划自己换手机、笔记本,然后毕业前旅行;年中,计划在2012年前能发表出论文,然后找到实习单位;年末的今天,当我有机会坐在SOHO办公室里可以回望自己这一年的过往时,心中充满期待与感恩。

2012年即将到来,也会在2012年的年中即将永远地离开校园,踏入社会,开始职场生涯,开始生存打拼。

关于未来,关于2012年,还没有十分确切的计划,但底线是立足。

2012,望:诸好众安,一切顺利。

未来,我会努力。

想要什么样的生活

从11月中旬开始,一直都在各地转、随处跑: 毕业了,在认认真真地找工作。

来北京有些时日了,却总是在思考:自己到底是需要什么样的工作与生活呢?

秋冬的北京,天气十分干燥。偶尔吹起的冷风,总是会让人想起家的温暖与温馨。

惊鸿一瞥的上海

在杭州时候,就决定去上海看一看。坐在杭州到上海的高铁上,一个小时的功夫,几乎眨眼间就到了上海虹桥火车站。真快。

走出动车的时候,看到了第一眼的上海印象:宏大、干净。这个印象,也一直伴随着惊鸿一瞥的上海之旅。

来上海之前,一直都认为上海的交通虽方便,但是会拥挤。情况不尽相同。体验了上海的地铁,也是第一次坐地铁;体验了上海的公交,虽然仅仅一趟,但一斑仍不足以窥豹。

从11月7日开始出发,从南昌历经武汉、杭州、上海,一路走来,杭州的环境印象深,上海的气魄印象深。在虹桥车站、上海南站,都看到了上海大都市的气魄与恢宏。

在下午下班高峰期,从杨浦区坐地铁到张江高科,终于是看到了传说中的白领、张江男。在同学的公司,听其讲说的工作事迹,以及现在生活的期冀与困窘,不得不说,上海是一个容易产生梦的王国。

在上海的人民广场,当悠闲的阳光照在星巴克的屋顶,见到了数波乞讨的人。在星巴克房顶的遮阳篷下,看着细语闲谈的众人,不免生出一种时间停歇的感慨。

慵懒的阳关洒在身上,耳边传来流浪的歌声。漫步过去,原来是卖唱的歌手,在唱着自己的青春与梦想。在那一刻,突然感慨:生活,到底如何?

当闲适与奔波形成对比,当繁华与困窘走到一块,当光鲜与辛酸混合,上海始终是上海,但人却不知是否会继续是人。

突然想起,上海街头,那些抽烟的女子。

依然矗立的西湖雷峰塔

遥远的故事传颂了那么久,来到西湖边,萦绕在脑袋里的话,就一句:西湖的水,我的泪。

夜晚时分,急步在西湖边:一面灯光璀璨、人声鼎沸,一面黯然无光、漫天漆黑。走在湖边,身在景中,看着漫步游览的人群,遥望湖对面矗立的塔,就突然感慨到:西湖在哪里?雷峰塔在那边,但曾经的人与故事还在何处呢?

11月7日从南昌出发到武汉,武汉回南昌,然后再奔波到杭州,一路行走,路漫漫。

每次留意到熙攘的人群,总是疑惑:茫茫众生,何来何去?正如一个很哲学的问题:你是谁,从哪里来,到那里去。

内心不够强大吗?追求缺乏目标吗?

所谓“活着就是修行”,究其一生,多少人能活得明白呢。

杭州,西湖,我来过,我活着。

又到毕业时

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,我在大三暑假选择了留校,想考研。那一年,找工作的氛围很沉闷,刚刚送走毕业生的我们,想考研的准备着复习,想工作的亦然是不知路在何方。现在想一想,大四的上半学期,可谓心有思虑,但人心淡定。

步入了2011年的下半年,又到了明年的毕业年。但似乎,一切都早了很多。

忙完实验室的项目,写好自己的论文交给导师。我想,是应该清理一下自己,得准备找工作了。然而,情形似乎有些不对劲了:一波又一波的校招、宣讲会都已然结束,很多公司也都完成了招聘。暑假开学不过两个月,还刚刚从毕业生离校的讨论中复原,却发现自己需要开始了。是的,今年的速度,真的快了很多。也或许,消息的闭塞,让人难以适应节奏突然间的变化。

在实验室忙的时候,就听其他学院的朋友讨论腾讯、华为、百度等公司的校招。当时,就耐心安定地继续着自己的论文。论文结束后,参加校招的朋友们基本都铩羽而归。紧张的氛围,弥漫着整个实验室,笼罩在即将毕业的学生们身上。

从实验室回宿舍的路上,看到学校图书馆考研自习室的灯依然亮着。突然想到三年前的自己,也是如此般,在紧迫的时间中复习充实着自己——为了考研、考公务员、事业编、以及部分的笔试。

有句话:书到用时方恨少。同样的,等开始找工作、谋出路的时候,才发现:原来虚度了那么多的时光,原来需要学习的还有那么多。一轮又一轮的校招,有人在众多offer中难以取舍,有人在期盼offer中寝食难安。本科生、研究生,名牌985、211等等,那么多的门第,那么多的等级,其实,只要有能力,何处无英雄呢。

今年,互联网行业的公司,犹如充血的斗鸡般,时间快、下手早,不设上限,大肆扩招。是互联网的春天来了,还是说泡沫潜伏在涌动中呢?

无论怎么样,互联网会是一个趋势。相比于传统行业,互联网的年轻需要人去呵护、去培养。我喜欢这个行业,技术改变生活,期待互联网的更多奇迹。

那些历史与伟大的品质

素来有些忙,但偶尔读了会书、看了点东西。

因为辛亥革命100年,就心怀纪念地看了看海外版的《走向共和》,又云《晚清风云》,共68集的。

不去论坛历史的真假,单单看那段历史的大事记,晚清的风云激荡,多少仁人志士的上下求索而不可得。

有话说,乱世出英雄。从1840后的风云百年,涌现出那么多的人物,漫漫无期,为了自己的富强梦想而奋斗着。

这段历史中,我敬重曾文正公、蒋中正公。

最近有读《曾国藩家书》,很有收获。曾国藩,被颂为一个完人,家书传天下,儒家文化的最佳体现者。他的来往家书,今日读来,确实是有他家国天下的心怀。

看了点《蒋介石日记》,不去论其人物是非争执,但是其数十年如一日的日记,笔耕不辍,如此坚持不懈的人,在战火纷飞的环境中,在军阀割据、诸强纷争的年代,能团结国家,领导北伐、抗日,实属不易。

往昔人物,应该不会如我们想的那么愚昧与保守;今日英豪,会不会一如继往地走下去呢?洋务运动了几十年,如今的改革开放亦已经三十数年,未来,我们会有历史记录今天。

辛亥革命100年!!

公元1911年—2011年,辛亥革命100周年,共和之路,依然漫漫无期。

无数仁人志士、无数血流成河。

清政府、革命党,中华民国、北洋政府,北伐军、军阀,国民党、共产党,国军、八路军。

当很多个,相互间立场对立的历史关键词排列在一起,二者之间的碰撞,往往就是以血流成河始,以元气尽伤终。

意见相异,一群人容不得另一群人,便就开始了“你死我活”的决斗。孰不知,你死我活,是一道无解的解题。

走走停停、打打杀杀。你说你的对,我说我的对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。共和就在前面,而人却因为要走哪一条路争执到你死我活方休。争执完后,成王败寇、胜者通吃,胜利的一方,却骄傲地抛弃自己争执的因,丢掉自己胜利的果,共和之殇!

谁对?谁错?穷时兼济天下,达却独善其身,身怀利器而不克制,指点江山而不自重。

辛亥百年,百年殇。

辛亥革命,但革命不一定能解决问题。辛亥百年来,那么久的时间,越革命而问题越多。真是,当一方作出你死我活的决定时,另一方,也开始为了活命而拼死抵抗。

共和,即为妥协,利益均沾,方是长久之道。总不能,你人活的逍遥滋润,他人却要受冻挨饿。

辛亥百年,时至今日,“革命家及其后代们”,依旧缺乏一种理解、对话的胸怀与品格。或许,对话谈判有很多次,但结果总会是:有一方,因身怀利器而不自重,因身受约束而不克制。没有绝对的可以为所欲为的自由,于是乎,你来我往,继续斗。

辛亥百年,历史依旧在原地打圈。所谓民族、所谓民权、所谓民生,统统记在了书本里。

辛亥百年,铭记1911—2011的仁人志士。每一位华夏儿女,都有份赤子之心,不过道不同罢了。李鸿章们、孙中山们、袁世凯们、蒋介石们、毛泽东们、蒋经国们,请你们安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