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年,我23岁

23岁,在江西南昌读研究生的第二个年头。

与其说是在读研究生,不如说是在“打工”能表达的更准确一些。

2009年山东泰安大学毕业前。昏昏碌碌地读了四年大学,从来都没给自己设定一个明确的目标,也不知道自己毕业后要去追求什么、要去干什么。所以大学毕业前,随大流一样,装模做样地复习,并参加了当年的研究生考试。

因为不爱英语和专业课,无心复习,所以当分数线下来后,之前“心仪”的苏州大学未达到录取线,距离一线地区仅差3分。知道这个分数的时候,我一个人已跑到威海银滩的海边,在一家互联网电商网站实习,说是做技术、做市场,人到岗之后,被安排去打电话做客服销售。除了组长,我是当时仅有的1名男生之一,环境有些压抑,每天都是浑浑噩噩机器人一般地打电话,完成任务量。当时还没毕业,实习期一个月的工资是800元。

当时,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,每天的睡觉、起床、吃饭、工作,碰到的都是一群同样的人,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、见不到各式的人,每一天都在同样的环境中,做同样的事,慢慢地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应有的好奇心和活力了。当然,因为靠近海边,也在哪里,享受过最细腻的沙滩、最明媚的蓝天、最洁白的云朵,以及最广阔的大海。尤其是海边柏油公路上,坐在同事敞篷的电动三轮车上兜风的舒畅,到现在都历历在目。

后来,在威海海边实习的过程中,曾经还坐一夜火车,中转到泰安,参加过一家民营机械企业的面试。结果不言而喻,毫无音讯。所以,当拿到研究生考试分数的时候,整个人也都很麻木了——不喜不悲。因为在那一刻,明天自己会在哪里、会是什么样的,从来都不知道,也没思考过。这中间,却因为无所事事,在网上选了一家南昌的高校,投递了研究生第二志愿。幸运的是,被录取了;不幸的是,需要自筹经费。

当坐在南昌的校园里,孤身一人,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最大的压力并不是内心的陌生感,而是如何养活自己的问题。因为在奔赴南昌前,曾言语过:读研这三年,要自己养活自己,自己挣到学费钱。

在学校期间,把挣钱的方向投到了互联网上。方式之一,就是做企业网站、做行业资讯网站,并希望可以通过代理销售实体物品、网上接广告等方式,实现自我的营收。有段时间,还自己写的一个小数据库程序,自己用拨号软件断网、连接,用不断更换IP的方式,自己点击CPA广告进行转化营收,一个月才辛辛苦苦地挣到400元,这还是金额最多的一次。在当时,着迷似的想实现自己的价值,证明自己的能力,甚至可以说,为了实现目标,除了卖,估计什么都愿意做。

小打小闹地坚持了半年多,并不见多少起色。如果说还有那么一点收获,就是每晚每晚的熬夜到凌晨,修改一段小小的代码,然后凌晨再早早的起床,将改后的代码上传到廉价的虚拟服务器上。那段时间,自己摸索,每天坚持着做自己认为需要做的事。虽不确定能否做成,但每天前进那么一点点,在周折复始中,慢慢地朝自己的目标挪。这段经历,至今难忘。

当然,也遗憾的一件事,就是有次班级组织的野外烧烤聚餐,以“做网站事情忙”为借口没有去。因为当时更在乎的是,自己的收入还得攒多久才够缴学费。所以那段时间,自己对自己,十分“拮据”,但一切都只为了之前自己定下的目标。也正是在这种状态下,在23岁下半年,找到一个较理想的网络赚钱方式,才算有了一点小收入。

所以,如果你没经历过“拮据”的日子,就永远不知道“没钱”意味着什么。感谢曾经,奋斗过的自己。

相关日志 »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