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青岛,我27岁。

在2014年元旦即将来临的时候,突然想到:到了2014年,自己多少岁了?

掰着手指头,数了两遍,最终难以确信地发现,马上就要27周岁了。这一结果,瞬间冲掉了元旦的气氛,而整个人也莫名地产生出一个焦躁的情绪,包括恐慌、愕然、不安、麻木与迷茫……不一而足。

过年回家的火车上,也一路在想,关于过年、关于成长、关于成家立业……万千思绪,纷纷扬扬,不知不觉,又是一年。

春节在家,当自己已经可以无惧地坐下来、周转在各类家长里短你好我好的寒暄中时,突然意识到,自己再也不是那个有些小畏惧、有些小偏执、有些小保守的“翩翩少年”。

是的,从毕业之后,围绕在耳边的谈论话题,就已经开始从学习、找工作,变成了成家、立业——这既是努力向上的拼劲,也有徘徊成长的疲惫——对于一个刚刚毕业不到两年,却已27年龄的三无男青年而言,叮咛与压力无时不在。

所以,每每向别人陈述自己2014年的计划时,内心深处总会产生一种无力感:与其说这是自己给自己定目标,倒不如说这是在向别人灌输,我仍是属于“潜力股”。但想想,现在这么努力,不正是因为当年吹过的牛、表过的态、说过的话吗。

在青岛呆了已有小半年时间,但时至今日,心念里最熟悉的地方,却并不是自己居住、工作的场所,而是五四广场——蓝天、大海、阳光、广场、雕塑、人群……有祈福的、有卖唱的、有跳舞的、有骑车的……只有在这里,看着人来人往,享受着人群的喧嚣与海水的涛声,才感觉到:只有这个时候,自己才属于自己。

27岁,如同在唱一首歌。我已开嗓哼唱,谁会驻足欣赏?

相关日志 »

Comments are closed.